2012年9月16日,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的“斯德哥尔摩狗节”上,人们展示自己的宠物狗

目前,瑞典宠物医疗保险市场渗透率超过40%。据瑞典历史最悠久、规模最大的宠物保险公司Agria估测,瑞典宠物狗参保率高达90%、宠物马达60%,连全球参保率较低的宠物猫也达50%。

根据《2020年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》,截至2020年,国内城镇犬猫数量达1亿只,养宠家庭9980万户,宠物市场消费规模达2065亿元,宠物医疗市场规模达400亿元,其中超过60%的宠物有就医经历,56.4%的宠物主表示带“毛孩子”上医院已成为养宠最大痛点。?

宠物医疗保险虽应运而生,但国内宠物医疗保险行业却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,参保覆盖率甚至低于1%,且保险种类不丰富。

产业研究机构艾媒咨询预测,未来3年中国宠物行业将继续保持平稳增长,到2023年行业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。其中,宠物医疗是仅次于宠物食品的第二大行业。

在此背景下,宠物医保的瑞典模式或可为中国完善宠物医保体系、充分开发宠物医保市场提供新视角、新思路。

与很多国家一样,瑞典宠物医疗保险具体费用由宠物品种、年龄以及不同等级的保险方案决定。总体而言,瑞典宠物医疗保险体系较为成熟,产品覆盖范围广,可选性强,亦较为灵活,可根据宠物的品种、年龄、性别、体重和饲养地区适度调整参保价格。

瑞典的保险公司擅长营销与市场推广,在市场渲染“投保要趁早”的氛围,致力于为年幼、健康的宠物扩大承保范围并提供更具吸引力的报价,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吸引顾客在“毛孩子”幼年期就为其投保,形成消费惯性,并最终贯穿宠物全生命周期。

与此同时,瑞典宠物入保门槛仍较高。瑞典法律允许保险公司拒绝为年长宠物提供医疗保险。瑞典竞争管理局(SCA)称,一般而言,保单排除项目包括脐疝、钩状尾巴、情绪紊乱和由不良卫生引起的牙齿状况等。针对某些特定品种亦有更严苛规定,如英国或法国斗牛犬、波士顿梗犬和巴哥犬不可参保包括影响气管、软腭、鼻孔或喉咙收缩的疾病,这一定程度提高了产品风控水平,从承保端极大降低了赔付率过高、产品难以为继的风险。

此外,瑞典宠物医疗保险赔付范围透明、赔付方式灵活多样,顾客既可选择预先支付保险费用,随后自行申请赔付,也可要求宠物诊所代为处理。顾客仅需支付约合140元人民币的中介费用,就可委托诊所根据保险协议计算出需要顾客自付部分,剩余金额由诊所出面向保险公司申请赔付。

瑞典是宠物医疗保险的起源地,1924年世界上第一张宠物保单就由瑞典签出,被保宠物是一条狗。多年下来,宠物医疗保险在瑞典早已非新奇事物,民众接受度高。目前,瑞典宠物医疗保险市场渗透率超过40%。据瑞典历史最悠久、规模最大的宠物保险公司Agria估测,瑞典宠物狗参保率高达90%、宠物马达60%,连全球参保率较低的宠物猫也达50%。

瑞典格外强调动物福利,要求从生理、心理和行为三个方面满足动物的生存需要。早在1988年,瑞典就出台了《动物福利法》,后经多次修订,要求为动物提供新鲜的食用水及健康的食物,确保其在生病时能得到迅速及时的治疗等,目前已成为世界上最严格的动物保护法规之一。

然而,瑞典能够成为全世界覆盖率最高的宠物医疗保险市场,并非由具体立法驱动,而是和瑞典民众与宠物之间紧密的情感链接密不可分。

长期以来,宠物在瑞典或多或少会被视为家庭成员。对于备受宠爱的“伴侣动物”,主人愿意为“毛孩子”提供保障,甚至不计成本,以便在“毛孩子”不适之时为其提供更好的医疗环境与更全方位的护理。

在瑞典,兔子、天竺鼠和仓鼠等类型的宠物每年保费约合350元人民币,与购买一只新兔子或两只新仓鼠的价格基本持平,属投保性价比较低的宠物类型。即便如此,宠物主人仍倾向于为其购买保险,以备不时之需。

同时,瑞典宠物医疗临床标准较高,计算机断层扫描(CT)、磁共振成像(MRI)等先进影像设备一应俱全,为使用更为复杂的诊断方法与治疗方式提供完善的仪器保障,一定程度上使得诊断更为准确、治疗更高效,但亦导致治疗费用居高不下。

瑞典兽医已习惯于依赖高精尖仪器与一系列检测单开展工作,哪怕对常见的腹泻病例也要进行超声波检查,导致治疗费用不断攀升,宠物主人对宠物医疗保险的需求随之增加。

中国宠物保险市场起步较晚,且早先多是宠物第三方责任险,并不对宠物本身提供保障。2014年,宠物医疗保险才首次进入中国市场,现仍处于发展阶段,各方面仍有待成熟。

目前看,消费者对宠物医疗保险仍缺乏清晰认识,对保险选购、产品赔付标准等内容知之甚少,认为条款复杂难懂、赔付繁琐艰难。保险商则面临宠物身份识别困难、宠物医院资质良莠不齐配套难跟上等系列问题。个别保险商甚至为了吸引顾客过分压低保费,但为维持商业运转,在保单中又偷偷加入各类免责条款,导致客户对宠物医疗保险信任度降低,长此以往产生恶性循环。

根据瑞典市场经验,保险商应在简化复杂条款、诚信经营的基础上,有针对性地加大宠物医疗保险推广力度,促使更多“毛孩子家长”对宠物医疗保险的长期性、保障性产生更为清晰的认知。

同时,宠物投保需要指定投保医院,但是国内宠物医院尚未规模化,医疗资源集中度较低,医疗质量亦良莠不齐,可考虑通过自营或者收/并购来整合宠物医院资源,并增加对兽医等学科及其从业人员资助,改善该行业鱼龙混杂的现状。

目前,国内宠物医疗保险报销过程仍较为繁琐。这方面亦可借鉴瑞典模式,简化报销流程以及客户等待时间,最大程度提升消费者体验。

此外,保险商可与宠物医院合作,在“投保从娃娃抓起”的基础上,普及宠物芯片,以更好定位参保宠物,通过芯片而非照片进行宠物认定,更大程度杜绝骗保行为。

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