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说菲尔普斯是神,有人说菲尔普斯是“水星人”,在此前的近10年时间里,这个在水中无敌于天下的美国人几乎创造了一切奇迹。

但就像此前的波波夫和施皮茨一样,菲尔普斯也无法做到长盛不衰,如果说在并不是最擅长的200米自由泳被罗切特击败还算是意外,但在这个被他统治了近10年200米混合泳决赛场上的失利,则宣告了菲尔普斯的霸权时代将由此终结。

北京见证了菲尔普斯运动生涯最辉煌的顶点,上海却见证了菲尔普斯亲手将兄弟罗切特扶上神坛。罗切特制造了高科技泳衣禁令后的第一个新世界纪录,这或许将是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。

“我们虽然在不同的俱乐部训练,但只要代表美国队比赛,我们常常会在大巴车或飞机上坐到一起,会听同一个随声听,放着很响的音乐一起摇头晃脑地跳舞,一起打牌的时候,我们肯定是搭档。”菲尔普斯说,在游泳界,罗切特就是他最好的朋友,他们任何事情都会想到一起,每场比赛之前,他们甚至会相互给对方设定目标。

以前菲尔普斯独孤求败,罗切特总是出任配角,现在已经很难分清他们到底谁能够游得更快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一定是世界上游得最快的一对兄弟。

“但当我们一起站在出发台上,情况却完全不同。”菲尔普斯很嫉妒罗切特抢了他的200米自由泳金牌,更在意罗切特在罗马,趁他没有报名参赛就偷偷打破了他的200米混合泳世界纪录。以前罗切特只能保证仰泳胜过菲尔普斯,如今却已经全方位入侵了“菲鱼”的领地,“我会新账旧账一起算。”菲尔普斯说,200米混合泳决赛,将是一对一生对手之间的决斗。

半决赛罗切特排名第一,菲尔普斯说那是因为他刚游完200米蝶泳决赛,罗切特也表示自己保留了实力,在决赛中将是完全不同的策略。

有了200米自由泳决赛的铺垫,当菲尔普斯和罗切特再次同时出现在“海上王冠”时,看台上的欢呼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,罗切特成为了第一位出场时得到与菲尔普斯同样欢呼的非中国选手,在“Micheal Come on!”的助威声中,也能清晰地听到“Ryan!”的尖叫。

发令枪响,两人几乎同时出水,菲尔普斯最擅长的蝶泳只领先了0.06秒,罗切特虽然很快追回了劣势,但在游完最强的仰泳后,也只领先菲尔普斯0.19秒。第三个50米蛙泳都不是两人的强项,但“海上王冠”的气氛却随着他们的并驾齐驱达到高潮。

0.29秒,这是最后一个转身时菲尔普斯与罗切特的差距。“海上王冠”内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最高分贝的叫喊触动着菲尔普斯一毫米一毫米地追近罗切特,现场的大屏幕也见证着两人一步步越过世界纪录分段成绩的红线。

两人几乎同时在水下触壁,让肉眼根本无法分清胜负,望向现场大屏幕,率先打出的却是祝贺新世界纪录诞生的图景。两人焦急等待了几秒钟后,才显示出罗切特以1分54秒整创造了高科技泳衣限令后的首个世界纪录,而获得亚军的菲尔普斯,与冠军的差距只有0.01秒。

等着与菲尔普斯完成握手,罗切特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,拼命地挥臂击打着水面,高声的呐喊宣告着一位泳坛新王已经完成登基典礼。

接下来的颁奖仪式,又恢复兄弟关系的罗切特和菲尔普斯相谈甚欢地一起出现。“罗切特告诉我,紧接着他还有仰泳比赛,他太累了,实在游不动了,我鼓励了他,我们总是这样。但他经常说他太累了,但等会你看看他仰泳比赛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话里充满醋意。

因为还要参加男子200米仰泳半决赛,罗切特缺席了200米混合泳的赛后新闻发布会,这是菲尔普斯以前常干的事情,也让人能够感到一些微妙的变化。

“我承认比赛我已经尽了全力,这个成绩已经比我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冠的成绩更快,但我依然没有赢下罗切特,这让我感到困惑。”菲尔普斯表示,他原本是想来完成复仇的,但没想到结果却是仇上加仇,“我认为我的蝶泳已经游得非常快了,但并没有甩下他多远,最后25米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快,但依然无法追上他,我想,如果最后一次划水时我能更快些,可能比赛结果会不一样,但没有如果……”

连续两场败给罗切特,菲尔普斯认为归根到底是他的赛前准备不如对手,“几天前我就告诉教练,这个项目的世界纪录会被打破,可能是我,也可能是罗切特。但罗切特对比赛的准备显然比我更细致。不过这场比赛或许能够为我备战伦敦带来一些启迪和鼓励,我需要把自己练得更强壮,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花到训练和备战上去。”菲尔普斯说,他虽然输了,但属于菲尔普斯的王朝期待着能够在伦敦复辟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